找回来旧的号
可是新的号已经被填满了
毫无预料的结束 无可奈何的开始
莫名其妙的继续 然后到现在
好好说拜拜啦
能有始有终 再好不过啦

晚安语又被发了
大概是没人写所以连着两天都是我
明天再发一条试试

会不会就这样一直 每天一条坚持下去
等到三百六十五条时候
做成一个册子
送给小哥哥当礼物
也不错

又开始脑补了
虽然不大可能
还是有期盼
他会看到我吗 会知道我吗
会在每个深夜讲故事给别人的时候
也被别人的故事温暖着吗

如果这个世界都这样温柔朴素地爱护着彼此
那真的是太好啦

给小哥哥的晚安语发在了官微上
后面艾特了小哥哥的微博
好像离小哥哥近了一点

希望他能看到吧 卑微又遥远的祝福
喜欢的时候 什么样子都能接受 走到哪里都在发光

再过不久就要相逢 到时候一定好好仰着脖子 一分一厘看清楚他闪闪发光的模样

「我时常因为不可跨越的距离感到悲伤,但又在更多时候为你在这个世界上的真实存在心存感激。」

我是一只长脖子的鸵鸟

好像突然间就掉进去了。
毫无预兆。

像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以前从没有过的最喜欢现在有了。

好像之前那么多年都欣赏都不错都挺好就是为这一刻做铺垫。
非常非常。光是想想就要哭出来的喜欢。
在尾巴上再恶狠狠地疯一把吧。

「什么让你流泪。」
「强烈到失控又毫无指望的感情。」

日子真好。
随心所欲地看书背单词,随心所欲地运动早睡早起,随心所欲地做着曾经觉得是压力的事。
没有外力的时候反而会自觉自愿地靠向好的方向。我就是别扭。
我乐意。

请记得那些“想要就这样一直下去”的瞬间
然后忘记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 秋收冬藏

好像比昨天好了一点,可能是因为今天出去走了走。
但还是不怎么舒适,看屏幕时间稍久就不行了,完整写完一篇文都很困难。
看样子还是手写比较好,不会太难受。

换季时候希望大家注意身体健康。
多贴秋膘。

总是好时候。

闲下来就胡写我可以代写情书赚钱吗现在还有人写情书吗


「路灯隔着很远 我跟在你后面 看着两个影子顺着一个方向变短 变长 变深 变浅 做一些古怪的动作 看起来好像两个影子人靠近又分开

你突然停下来 低头忙着玩儿影子的我咣当撞到你背后 像是撞进了你的气息里 鼻子尖停留着外套温温的柔软的触感
你回头笑 笑起来时候眼睛弯弯的 嘴角也弯弯的
我愣愣地摸摸鼻子 湿漉漉的像小狗 大概跟在你身后我才会成为温顺乖巧的小狗

我总是炸毛 你是那个能静悄悄帮我把毛顺下去的人
我总会把事儿憋在心里 你能感觉到 会给我温一杯牛奶 或者只是拍拍我的头
黄昏时候我总是看不见 走在路上你会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一点

你总是微笑 总是温柔
即使悲伤难过也只是轻轻走过来把下巴搁在我肩膀上 慢慢跟我...

(五)

认识快十年是什么概念。
说话的时候顺手围被子整理团在床上的衬衣,嘴上说矮马白瘦帅了还是悄悄塞苹果,亲眼看到人挺精神一切顺利才能安心。
能看到又一个再一个十年过去。

老哥穿着病号服盘腿坐在床上,乖乖巧巧又安静。我趴在他床边发呆,想起来很多过去的事,好像我们还是少年,老哥在笔记本上写春夏秋冬,我转后身子从他桌上拿来看。

回去的路上我问老高你有没有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他说有一个,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差点儿谈婚论嫁的发小。我说啊我知我知,从她对我的热心关爱程度来看就知道你们是死党。
想想看或许几十年后我们也是属于那种把对方孩子当自个儿孩子带,大家凑在一起能打一下午麻将吐槽一下午的状况吧。

真挚的朋友很多时候比勇敢...

(四)
女侠的头像变成了李狗嗨里面的新垣结衣。
我一直很欣赏女侠对于头像的选择,比如说她有阵子钟爱鼻涕妞,而我上一个龙四太子时期的头像也是鼻涕妞。

“为什么你俩会关系好啊。”
对胃口。

我自己本来是不太主动的,除非是我好奇的人。好奇无非分两种,出于知己知彼的刺探和这儿好那儿好的偏爱。
我偏爱写字儿写得好的。啪。
我偏爱野象。啪。
我偏爱欢脱的。啪。
我偏爱给长长的留言长长的回复的。啪。
我偏爱江湖儿女快意恩仇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的。啪。

女侠真的对胃口不然不能让我主动也不能称之为女侠了。当然我主动之后女侠就在某个傍晚啪地给我打来电话聊了许久,我的应答语也从手足无措的嗯啊哦变成毫无顾忌的呵呵哈哈嘿嘿。
之后就以迅雷

「电灯照耀着满城市的人家。钞票带在我的衣袋里,就这样,两个人理直气壮地走在街上,穿过电车道,穿过扰攘着的那条破街。」

(三)
对话总是这样,在各种场合陷入没有营养却乐此不疲的死循环。
「吃啥」「吃屎」「你拉啊」「你吃」
力气劲道无法反驳。

又一顿饭结束后把自己丢在沙发里昏昏欲睡,把手机挤在肚子肉的褶皱里半梦半醒地玩儿蜘蛛纸牌。
大三下开始又飞一样地胖起来,每次都安慰自己是心宽所以体才胖。后来在宿舍里安置了沙发,每天的固定模式就变成了从床上爬下来,塞进沙发里继续睡。

阿毛站在门口满脸感慨地形容我这种放任自流的状态为“醉生梦死”。
非常精准。

阿毛在大多数时候非常像一只猫。
安静,傲娇,有种懒洋洋的气质,带着结界自顾自地晃荡,最近时常扎在我的沙发里不愿意出来。
以前有学姐和我说你们寝室的人看着都好像很难相处好有距离感的样子。我记得当...

(二)

夏天给我留下的糟糕印象基本归功于八月的上海。
空气像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经济一样让人胸闷气短的滞涨,没有风时候粘稠沉重,有风时候迎面而来的粘稠沉重。外滩世博园城隍庙永远不缺跟滞涨空气烈日骄阳奋勇斗争的少先队员和中国大妈,即使新闻整天播报着某区居民在水门汀煎鸡蛋柏油马路已经融化黏轮胎导致车辆拥堵,上海依旧是人人人人人。
被夸奖“上海好养人皮肤更细嫩”以后,我拉着鹿麋多次讨论其中的科学原理,最后一致认为其中奥义参见蒸小笼包和水晶虾饺。秀色可餐。

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比如北京。
每次出门我都觉得可以带一顶太阳能热水器走哪儿煮哪儿一分钟方便面两分钟荷包蛋三分钟老鸭汤开水洒满人间。
又一天下课后我以需要...

2014.10.01

(一)

北方到了秋天就有萧条的味道。
树叶开始枯败,清晨被收集起来在街边烧掉,噼啪作响。

我贪恋这种味道却又深深抗拒,它总会让我想起过去这个时节发生的种种故事,那些故事平淡得难以叙述无从告白,只能在心里伴随着枯树叶一起噼啪作响,消散在朦胧的雾气里,被年少的车轮碾过不见。

不。它没有不见。
它已经顺着尘土飞扬的跑道攀上校服裤脚,混杂了早自习充满了二氧化碳的朗读声,和着半冷不热的水煮蛋吞咽到肚子里,消化成了骨血的一部分。

我是一个北方人。
我在这座地理位置不南不北的北方城市生活了十七年,开口都是北方的烟火气。十七岁的骄纵厌弃这种拿不出手的烟火气,所以我毅然决然滚去南方纸醉金迷的温柔水乡想要洗刷干净。而如今混到了...

这里人潮汹涌 我看不见你

回乡下取资料
地方还是熟悉的
人已经有了陌生感

想起来前几天心里压抑 夜里去找蛋蛋
开着台灯 坐在小板凳上面对面说话
不知道怎么开始 张口都是哭腔
断断续续 胡乱说了半天
起初只是自己哭 到后来蛋蛋也开始哭

大概觉得抱头痛哭的场面矫揉造作又太喜庆
或者我们在这种脆弱的时候 不自觉地保护
一整夜都是两个人悄悄理解着对方的苦痛
而不去触碰泪水

那些我自己藏着掖着很久的话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以前也害怕这些心底的东西翻出来会让蛋蛋讨厌
但现在说出来知道并不会影响万岁的友谊
她可以负担我的好 也可以承受我的不好
她愿意相信我 也值得我去相信

所以走在路上 我心里一直有温柔的东西冒出来
想要跟这个世界分享

对于一早就知道要分开
看着这个过程 走...

16岁的时候想的是死亡。
似乎这是个必经的仪式,大家都在这个阶段不约而同地选择用死亡来解决问题。
感情纠葛,家庭矛盾,学习压力。
或者不是解决,只是年少无力的逃避。

拥有一项技能并不代表中意这项技能。
除非到了不得不的时候才会掏出来救急救命。
其余时刻能藏多深藏多深能躲多远躲多远。
小超人小蜘蛛侠小蝙蝠侠会不会因为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而被孤立被嘲笑,会不会曾经厌恶自己的特殊技能。

老说不可强求尽力而为,其实就是不愿意争。
懒得费心。
也见不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颜面尽失,还不如潇洒放弃。
实在适合逍遥梦蝶去。

拍天和云的习惯一直有

上学期刚开学时候
周二有六点的课
能赶上晚霞
有时候站在教室楼上拍一张
有时候在废弃喷泉旁边拍一张
只要天气好 就会拍了给你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知道你喜欢来着
就像记得很多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一样
比如谁谁谁不吃辣 谁谁谁对海鲜过敏那种

屯了很多
想着哪天打印出来装个相册送给你吧
贴在你屋电视背后那张白不啦叽的墙上屋子会顺眼很多

嗯 就这么决定了

收拾铁皮盒子发现居然把高三的东西带过来了
看到这一段

最近一直在想 接下来这半年要如何支撑下来
似乎现在的状况和那个时候没什么区别
再糟糕也不过就是没有盼头 说再多遍未来五年的学业规划 还是假大空

八月十五的时候 对着月亮许愿了
有求姻缘的说法 以前也确实灵验过
就当是 在等待可以笃定说那些话的人
只要我这段撑过来 就能等到
或者 在撑的过程中 就遇到了呢

这几天和爸妈摊开说了感情上从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
大半年的缓冲期 足够让自己看清楚前一段 彻底放过去 爸妈也觉得欣慰
走到这里有没法弥补的遗憾 但没有后悔过任何一个决定
都理清楚了 没有模糊的地方

需要什么样的感情 都清楚了
很需要 但着急也没用 只能等 安心等
这次碰...

在海神庙看到石狮子 萌萌哒
既然下定决心了 那就不管不顾奔着那儿去
希望这段日子即使艰难也能稳步前行 安然度过
各是各的方向 但只要有方向就是好的
一起加油吧

最近感悟。

距离高一来杭州已经五年又过半了,空间里应该已经删掉当时稚嫩的心情了吧。
晚上的航班总有许多静悄悄的故事。
在某种场合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美好的。
这种因为回忆或者放空而发呆的状态常被称为有思想,有故事,挺深沉。
偶尔分摊一下小可爱的功用还挺有意思。

颠簸让人渴望安定。
开始期待回去规律的生活了。

天气真是好

给你剥颗蛋

「可我 好喜欢和你在一起
全世界我只有你」

和闭上眼都走不丢的虹桥相比 浦东机场要大很多
登机口在最遥远的地方 走着走着感觉到了世界尽头

大概是电影的影响 也可能是最近的事情
总在想生死的事情
在路上发呆 想起来六年前的这个时候
还在军训 中午在食堂吃饭
听坐在对面的人讲 检查出来肺部有阴影 可能国庆以后就要休学
可以察觉出来声音里有无奈 有孤单 有无能为力 有自嘲 口气轻松 心情沉重

我没敢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睛 只是低着头往嘴里扒拉饭
眼泪咕噜咕噜砸进饭里 和着饭一起吞咽下去
那是 第一次认识到健康有多重要
失去有多可怕

发傻 问十三和蛋蛋 我要是现在死了 过个几年会不会记得我
知道会收到肯定的回答 也确实是
从来就没有做好失去的准备
甚至都没有想过
这些特定的人...

©妖。|Powered by LOFTER